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3

把故事讲好

上一周没有更新博客,因为上个周末开心的跑去海边玩了。拿当时拍的照片作为这周的配图好了。

不需交互才是最棒的交互

这是上周 Samsung 实验室高级设计师 Golden Krishna 在 SXSW 大会不断重申的观点:“交互设计已然失控,它们仿佛主宰一切。不需交互才是最棒的交互。”(原文:中文/英文

这是一个我非常非常反对的观点。

当时我在微博的评论是:

\n

其实,也有不少人喜欢控制权,喜欢小折腾一下,这个时候完全抹去交互反而让人不舒服。「无需交互」不是交互的终极目标,「体现人的价值」才是(人机交互课本里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n

朋友也有回复:

\n

这一句有点像交互设计之路里说的,交互让人在实现实际目标的同时实现个人目标:被尊重而不是被当成傻瓜

\n

No to NoUI

No to NoUI 这篇算是把我这类观点展开来说清楚了。

    \n
  1. Invisible design propagates the myth of immateriality
  2. \n

  3. Invisible design falls into the natural/intuitive trap
  4. \n

  5. Invisible design ignores interface culture
  6. \n

  7. Invisible design ignores design and technology history
  8. \n

想想这些问题:

    \n
  • 我们厌恶非物质的事物么?
  • \n

  • 我们喜欢过少的信息么?
  • \n

  • 我们拒绝新的事物么?
  • \n

  • 我们希望机器超出我们的控制么?
  • \n

不不不。

    \n
  • 我们喜欢美好的音乐、美好的电影、口耳相传的美好故事,我们喜欢物质或非物质的一切美好事物,我们同样喜欢美好的界面、美好的交互。
  • \n

  • 我们讨厌过多的信息,我们也讨厌过少的信息。两者都会让我们无所适从。
  • \n

  • 我们欢迎新的事物,并投入极大精力去寻找新事物的最佳形态。
  • \n

  • 我们希望机器与人类的能力并行发展。
  • \n

我们会问自己,“什么建筑是最好的建筑?”、“什么电影是最好的电影?”、“什么交互是最好的交互?”。我们会各自去寻找答案,尽自己所能交出答案。

但是我们不会说,“无音乐是最好的音乐”、“无建筑是最好的建筑”、“无电影是最好的电影”,我们也一样不会说,“无交互是最好的交互”(或者“无设计是最好的设计”)。

这是反智和懒惰的。

Continue reading

为什么写博客

这一周花了不少精力,最终将博客从 scriptogram 迁移到 wordpress。(尽管已经尽力排查,也许还是会出现一些故障。如果有人遇到了,希望能尽快联系我,让我第一时间修复。

其实之前明明各种盛赞过 scriptogram ,但是仍然换成了 wordpress。因为 scriptogram 的稳定性真的真的很成问题(确实不是被我玩坏的)。

但话说回来,我对 scriptogram 还是充满期待。它可以成为一个更精致、更优雅、更有设计感的小型 wordpress。可惜现在还处在不稳定的初级阶段。

如果未来能成熟起来,我完全愿意回到 scriptogram。而现在,只能先说再见了。

好,回到正题。

因为博客搬家和现实生活中的搬家,博文延误了(也是想等博客搬好了再发布)。这一周讲讲,我为什么写博客。

Writing and Speaking

Writing and Speaking 是 Paul Graham 的一篇 essay 。

他说:

\n

Having good ideas is most of writing well. If you know what you’re talking about, you can say it in the plainest words and you’ll be perceived as having a good style. With speaking it’s the opposite: having good ideas is an alarmingly small component of being a good speaker.

\n

我和他一样,并不擅长演讲。无论是普通的演讲交流还是解说设计稿,都有一点吃力。更愿意专门找一个时间把东西写下来(虽然写的也未必好)。但是我非常喜欢写东西拥有的缓冲空间,可以充分的思考、斟酌、修改。可以慢慢的让很细碎的东西拼成完整的形状。

因此,我还在坚持把自己的想法整理在古旧的博客上而非发布在微博/长微博上(当然,微博还是会记录一些零星的想法)。

同样的道理,我也喜欢在知乎写东西

话说回来,如 Paul Graham 在文章中所言,说话的能力也许不会帮助你思考,但会在其他方向有所裨益。因此还是要逼着自己练习的。

Continue reading

做有趣的事

这一周出现了几个争锋相对的观点。一些是关于 UX Design Methods;一些是关于产品的多平台兼容。

Don’t Let User Experience Design Methods Die

“Don’t Let User Experience Design Methods Die” 的出现是因为 37signals 的产品经理/设计师 Ryan Singer 在 一次采访中 说:

\n

That that stuff ( UX design methods ) is all terrible. … If you put the product problems in the center, then adapt that to deal with all of the trust issues, the communication issues, and payment issues, and all that stuff. All that stuff is a corruption of the core process. If you all trusted each other and were working together on the same side of the table, you’d do it one way, but because you have a few people who are skeptical you have to keep gaining the trust, trying to prevent them from asking for changes, all that stuff. Then, you have to corrupt your process a little bit. Those processes, where you have to learn how to do sign-offs and stuff, those all became central to product design. They’ve become the definition of UX: You have to do all these different stages, wireframes, stuff like that.

\n

一句话总结他的观点就是:UX is about solving agency-client dynamics, more so than building great software.

因此这篇文章专门为 UX Design Methods 辩护:在不同规模的公司,选择合适的 UX Design Methods 还是会带来增益。

我倒是觉得,对于 UX Design Methods,关键是使用它的目的。

在大型机构中,为现有的设计增加说服力,重不重要?在初创企业中,提高设计的效率和质量,重不重要?如果用的 UX Design Methods 是奔着这些目标去的,那就很好。不好的是滥用和乱用,而这种不好的情况现在很多。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