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自受的《弗兰西丝·哈 / Frances Ha》

所有纸质表格都有一种诅咒。如果我需要在格子里写地址或电话,就必然会在写到一半时,意识到字写得太大了。

这真的是一种,让你难以忍受但又不至于为此去换一张表格的微妙尴尬。

我还收集了一些和它类似的尴尬,列了一个表格叫:「自作自受的尴尬」(也可以叫「我们始终没有离开青春期」)

  • 写了一半发现写不下的表格
  • 戴上并不适合自己的新帽子出门
  • 进行了失败的网购又不太好意思退货
  • 始终想离开又不敢离开舒适区
  • 害怕被误解然后不太想说话
  • 做了尴尬的事情,花很长时间想不去在意又做不到

世界上应该有两种人可以愉快的生活:已经清楚自己是谁的,已经放弃弄清楚自己是谁的。

然后还剩下一些人,夹在清楚和不清楚之间,一直挣扎着尝试一些心里也没底的东西。就好像一直自作自受的呆在青春期里,始终出不来一样。

这些人里面也包括,一上来心急火燎地写自己的大名,写到一半发现格子已经挤不下的 Frances Halladay。

弗兰西丝·哈